第一三五章 沒有找到門麵
作者:解剖老師      更新:2021-05-04 19:23      字數:2267
  孫父一直掛念鄉下的大姐、二姐和弟弟,但夫妻倆也要照顧三個子女,結婚生子,買房,經濟上常常捉襟見肘,也幫不上親人的忙,孫順離婚,孫圓的丈夫犧牲,二個老人愁白了頭。

  自從老人一個個先後離去,最後隻剩下老父親一人,老父親晚年常常在孫健的耳邊嘮叨,他這點沒有做好,那點考慮不周,心中留下不少無法彌補的遺憾。

  重獲一生,孫健一定會幫助父親彌補這些遺憾,盡可能幫助一下鄉下的親戚。

  有多大的能力做多大的事!

  隻有賺盡可能多的錢,才能幫助家人、親戚朋友和周圍需要幫助的人,重生後的孫健哪敢混吃等死?

  ------

  中午,劉家在和平餐館請客,孫順和孫圓不在被邀請之列,這個時代一家都是三、四個小孩,二家坐一桌,位置都不夠!

  孫健告訴母親,他帶弟弟妹妹出去轉轉,到時給他倆在小餐館點兩個菜解決中餐,不要擔心。

  大哥如今成了孫順和孫圓心目中的大財主,跟著大方的大哥在一起,哪會吃虧?三人吃著大可樂,有說有笑,在樹蔭下,沿著鋼城大道,到鋼城百貨大樓右轉彎,沿著沿港路,一直前行,這是父母上班的路線,過了鐵路不遠就是冶金大道,沿著冶金大道繼續東行,就能看見一座座高聳入雲的煙囪和偉人揮手的雕像,江鋼就到了。

  孫健小時候和弟弟妹妹大冬天要去廠裏洗熱水澡,孫父或孫母就帶他們坐電車去,一路上兩旁的景色都留在他(她)們幼小的記憶中。

  小時候,孫健就帶著弟弟妹妹以十街坊為中心,九街坊、八街坊、四街坊和五街坊是他們兄妹三人遊玩的地方,也經常到鋼城百貨大樓去看稀奇。

  這個時期,鋼城公園身高一米以上要收費,以前是二角,如今要買五角(包括動物園)的遊園票才能免費帶一個弟弟或妹妹進去玩,裏麵還有動物園,隻有六一兒童節才能免費,後來弟弟和妹妹也超過了一米,一次要花一元五角錢才能將整個公園遊覽一遍,太貴了,三人就不進去玩了。

  鋼城百貨大樓後麵的小街小巷,他們這個年齡都沒有去逛過,孫健在鋼城大道主幹道兩側沒有看到一百平以上的門麵出售,就打算在沿港路上看看是否有大門麵出售?

  對麵,鋼城公園大門的左手前世是中B電器和工M家電的地盤,現如今還是被鐵欄杆擋住的公園,前世就是從鋼城公園裏割出來的,江城淘寶電器公司在這個時期想從鋼城公園中割下一塊肉,想都不要想!

  窮則思變,別人如今占山為王,收取門票,堂堂的國企,旱澇保收,也看不上你哪幾個錢?

  鋼城百貨大樓後麵的房子不少也是江鋼的房產,出租可以,想買門都沒有!誰敢賤賣國有資產和國有土地?再說,江鋼如日中天,也看不上你那三瓜兩棗!

  過了紅衛四路,前麵就是鐵路,跨過鐵路就不是鋼城的商業區了,這裏有江鋼總醫院,中藥班的同學宋茂祥如今就在藥劑科上班,父母也是江鋼工人,在江鋼總醫院的後麵就有一所江城冶金醫專,江鋼衛校是它的前身,前世與江城鋼鐵學院、江城建築高專合並組建江城科大,老校址成了江鋼總醫院的病區,留下一棟實習用的宿舍。

  孫健前世留校被保送上華醫大(當時叫江城醫學院),因為中專沒有學英語,被別人拒絕,後來學生科科長鄭英華帶著他,坐著學校的小車跑到江城冶金醫專找她的同學、教務科科長,錯過了錄取招生的時間,沒有辦成,最後隻好進入江城職工醫學院上了三年專科,成為終身遺憾!

  由於被華醫大拒絕這件事情對他一生都造成了影響,孫健雖然後來在華醫大讀了三年碩士,但內心深處對華醫大沒有多少感情,不知道這一世會不會改變?

  這一世讀華醫大的目的除了彌補前世的遺憾外,主要是為了向前世的妻子畢曉雲靠近一步,在課堂上,如今的教授、副教授傳授給他的知識和技能都已經過時,完全是浪費寶貴時間,但他又不能不去上課,不然就會因曠課次數過多被學校開除,衛校外科老師也當不成了!失去了報考外科學碩士研究生的資格,畢曉雲近在咫尺,也很難成為他的妻子,這不是開玩笑的事情!

  逃課是不行的,掛科丟了江城衛校外科老師的臉,老老實實做一個合格的大學生,拿到本科畢業證和學位證,順利畢業,一年以後再考上外科學碩士研究生,與畢曉雲在華醫大的校園裏相識相愛。

  重生的目的之一就是與心愛的妻子結婚,讓孫佳重生,一家三口重過一生,彌補前世突然去世,留給娘倆無盡的悲痛和思念。

  兄妹三人沿著紅衛四路穿過沿港二巷、沿港一巷,沿著工業三路,穿過鋼城大道,回到鋼城六路,沒有找到符合開店要求的門麵。

  -------

  梅家小餐館。

  “老板娘,豆瓣燒鱔魚,魚香肉絲,虎皮青椒,二瓶楚天冰啤酒,一大碗飯!”

  “好的,孫老板!”

  孫健帶著劉悅和李婷在這家吃過二次,味道不錯,分量也足,精明的老板娘從劉悅和李婷的口裏知道孫健的名字。

  “順順,圓圓,菜夠不夠?”

  “大哥,多了!魚香肉絲和虎皮青椒就夠了,啤酒也不要了!”

  孫圓又擔心她大哥花錢多了。

  長身體的孫順聞著從廚房裏揮發出來的肉香,吞咽唾液,不發表看法。

  “圓圓,你今年吃過鱔魚?”

  “!”

  孫圓老實的說道,也忍不住吞咽起來。

  “這不就結了,沒有吃過就嚐嚐,你們倆也不要浪費,都吃完,然後一起回家,大哥把賬先結了,大哥要去吃喜酒了!”

  “恩!”

  --------

  “孫健,下個周日中午,我家也要請客,我們撞車了,我就來不了,這是我送你的禮物,也祝賀你上大學!”

  孫健在和平餐館碰到與劉悅在一起的李婷,她也來參加劉悅的升學宴,送給孫健一支英雄牌鋼筆和一個日記本!

  “李婷,多謝了!我到時也不能到場祝賀了,跟叔叔阿姨說一聲!”

  “好的!”

  劉父和劉母請的都是車間的領導、同事和十街坊的鄰居,還有各自在江鋼的老鄉,一共辦了四座,雙方老家的親戚都沒有請,用的是永光香煙和白雲邊酒。

  劉悅還把她高三的班主任金老師也請來了。

  “金老師,您好,我叫孫健,是劉悅和李婷的初中同學,讀了三年江城衛校,沒有機會得到您的教誨,深表遺憾!”

  嘻嘻……
字首&發